菠菜首存边境贸易正迸发旺盛活力

文章正文
2019-12-18 06:56

  随着中欧班列开行增多,菠菜首存进出口货物日益丰富,促进了边境贸易发展。图为2019年4月18日,一列中欧班列通过内蒙古二连浩特国门。
  唐 哲摄(人民视觉)

  边境贸易的发展也带动了人文交流。图为2019年5月1日,广西百色市那坡县边关民俗文化旅游活动上,一位壮族妇女整理绣球摊点。
  赵京武摄(人民视觉)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的一家免税店。
  新华社记者 胡虎虎摄

  2019年11月11日,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俄罗斯姑娘维多利亚(右)正在向中国顾客介绍产品。
  新华社记者 徐 钦摄

  跨境经贸合作区门庭若市、特色免税商店销量攀升、边境经济贸易交易会人头攒动、文化交流展示叫好又叫座……如今,边境地区正在成为中国对外开放过程当中越来越靓丽的风景线。业内人士指出,边境贸易作为国际经贸及人文往来的基础形式,不仅是边疆地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抓手,更是中国构建开放型经济体的重要支撑。下一步,随着《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的实施,边境贸易将会迎来新一轮的大发展、大繁荣,为中国构建全方位对外开放提供强大助力。

      

  边贸已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中国有14个陆上邻国,陆路口岸众多,边境贸易在对外开放中扮演重要角色

  上午9点,新疆朝阳和煦。在中哈霍尔果斯边境合作中心门前,等待办理出入境手续的商人和游客们早已排起长龙,与来自霍尔果斯的本地商贩一起等待进入这个中国西北最大的免税购物中心。在这里,外国客商可以购买到优质的中国玩具、服装、电器等商品,中国消费者也能享受到哈萨克斯坦巧克力、俄罗斯面包、中亚手工艺品等特产。同时,来自德国、韩国等多个免税店也入驻营业,进一步提升了这个边贸小城的国际化水平。

  据介绍,“霍尔果斯”蒙古语意为“驼队经过的地方”,哈萨克语意为“积累财富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是古丝绸之路北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与哈萨克斯坦接壤,西承中亚五国,东接内陆省市,是新亚欧大陆桥重要的咽喉地带。

  早年,中哈边民互市贸易大多是在街头巷尾“打游击”,难以形成规模和批量的交易。如今,投资逾300亿元实施基础设施建设“筑巢引凤”后,霍尔果斯的贸易范围扩大到木材、铁矿砂、小麦糠、动物毛皮、甘草、服装、机电产品等更多品类,这个边境小城也成为中国边境贸易发展繁荣的一张闪亮名片。当地海关统计,今年1—10月,新疆霍尔果斯口岸进出口货运量2868.61万吨,贸易额达985.51亿元;经霍尔果斯铁路口岸进出境的中欧班列达到2710列,货运量236.47万吨,同比增长65.47%。

  在广西,沿边地区与东盟国家的边境贸易也日益热络。位于中越边界和北仑河畔的广西防城港东兴市边民互市贸易区内,每天都人潮涌动,河面上货船密布,河岸上货车往来。上世纪90年代,中国在沿边地区鼓励当地企业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开展跨境贸易,每位边民每天按互市贸易方式,可以进口不超过8000元人民币的免税商品。“平常多数运的是木薯粉和海产品,我们用船运过来,然后再上货车,换成小三轮电动车,过卡、出关。”东兴市民黎先生表示,进行货物交易已经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南宁海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广西突出特色,大力发展边境贸易,推动在中越边境地区形成加工贸易产业链和产业集群,广西边境地区活力不断增强。2018年,广西以边境小额贸易方式进出口1076.2亿元,增幅达22.2%,为增速最快的贸易方式,拉动广西外贸进出口值增长5个百分点。

  “越南是与中国山水相连的邻邦,更是志同道合的朋友。近年来,越中贸易结构不断优化,沿边跨境贸易在两国边境贸易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成为双边贸易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对越中两国持续推进兴边富民战略、加快促进两国关系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不久前,越南驻南宁总领事馆商务领事阮友军的话,再次印证了边境贸易逐年升温的态势。

  兴边富民迎来7大新举措

  ——培育一批特色边境商贸中心,鼓励发展“互联网+边境贸易”,支持建设边贸结算中心

  边境贸易日益重要,政策支持加力增效。不久前,商务部外贸司负责人指出,多年来,边境贸易成为推动中国边境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和对外开放、兴边富民的重要抓手。如今,有关部门将推出7大新举措支持边境贸易创新发展:

  一是调整完善边民互市贸易功能定位,鼓励其多元化发展。修订《边民互市贸易管理办法》。明确互市贸易范围、形式、交易主体、交易地点、交易模式和监管方式。制定《边民互市贸易进口商品负面清单》。动态调整互市贸易进出口商品不予免税清单。加强对互市贸易多元化发展相关试点工作的监管。

  二是对边境小额贸易出口试点增值税无票免税政策,实行出口商品简化申报措施。研究比照市场采购贸易方式,在有效监管的前提下,选择部分条件成熟的地区进行相关试点,并同时在试点地区实行出口商品简化申报措施。

  三是完善转移支付支持方式,加大支持力度。继续通过边境地区转移支付支持边境贸易发展和边境小额贸易企业能力建设。加大对边境贸易创新发展的支持力度,提高资金使用效益。

  四是支持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和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发展。适度增加沿边省区地方政府债券额度,用于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和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符合条件的基础设施建设。优先保障边境(跨境)经济合作区引进项目所需建设用地指标。允许金融机构依法合规支持上述有关园区发展。

  五是培育发展边境贸易商品市场和商贸中心。鼓励边境地区完善边境贸易商品市场展示展销、批发零售、集聚配送功能。立足现有重点边境贸易商品市场,培育一批集聚周边国家特色商品的商贸中心,打造一批供应周边国家的中国特色商品商贸中心,进一步挖掘商品市场进出口潜力。

  六是发展适合边境贸易特点的电商新业态。鼓励发展“互联网+边境贸易”,降低交易成本,拓宽边境贸易渠道,扩大边境贸易规模。坚持包容审慎,支持边境地区建设电商平台,推动新业态、新模式与边境贸易融合。

  七是创新优化边境贸易金融服务,优化边境贸易发展的营商环境。支持边境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支持边境地区建设边境贸易结算中心。支持地方落实好扶贫小额信贷政策,增加贫困边民贸易收入。清理规范边境贸易进出口环节收费。促进与毗邻国家口岸互联互通互认。简化边境贸易检验检疫程序。深化边境地区反走私综合治理。鼓励边境地区发展外贸综合服务企业。

  “积极培育外贸新业态新模式,增设一批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加快保税维修再制造先行先试,促进边境贸易创新发展,推动加工贸易升级和梯度转移,积极扩大进口,持续提升贸易便利化水平,切实降低贸易成本,提高效率。”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说。

  让末梢边陲带动内陆开放

  ——对内有利于解决区域发展不平衡问题,对外密切国际经贸人文往来

  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满洲里中俄互贸免税区展销店内,一排排具有俄罗斯风情的木质货架摆放整齐,每一层放满写着俄文的商品。前来购物的顾客来此进行采购,不一会儿购物车被各种俄罗斯商品装满。而在整个满洲里中俄互贸免税区,边境贸易涉及食品类、饮品类、日用百货、手工艺品、服装箱包等近1000种商品。

  来自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市的郭斯佳,在满洲里经营一家俄罗斯食品和日用品超市。“互贸区为我们超市提供了良好的经营场地,配套软硬件设施齐全,入驻8个月内,销售品种由20多个增加到50多个。”郭斯佳说。

  从西北的霍尔果斯,到东北的满洲里;从云南举办“中国—缅甸边境经济贸易交易会”,再到广西边民互市结算便利化……如今,日益崛起的边境贸易正在让中国对外开放脚步更加坚实。

  广西大学中国—东盟区域发展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近年来,中国沿边地区走出了一条以开放促发展、以发展促稳定的跨越性发展之路,正从一个个末梢边陲成为内陆开放的领头羊。这对促进西部大开发和边疆稳定有着重要的作用。

  “特别是新批复的几个自贸试验区,我们可以看到黑龙江、云南、广西等很多位于边境的省份。借助自贸试验区,则将贸易从形态单一的易货、互市边境贸易向较高形态的自由贸易区转变。在此过程中,一些适合边境地区的新经济新业态会被不断催生出来,例如广西边境的跨境金融试验区、黑龙江边境的中俄月星跨境物流枢纽等。未来,以开展更高附加值的经济活动为内容的国际边境合作中心及配套区建设,会成为边境地区经济发展的增长极。”李好说。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研究员白明指出,交通运输等物流基础设施的发展,一方面加强了沿边地区与沿海省份之间的经济联系,另一方面也大大促进了边境贸易的增长。前不久,中共中央、国务院专门就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出台指导意见,对促进外贸发展进行了谋划,而边境贸易恰恰是构建全面对外开放的重要一环。

  “促进边境贸易发展,不仅是加强‘一带一路’合作的客观需要,也是解决国内区域发展不平衡的必然要求。与此同时,大力发展边境贸易,还有利于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带动跨境经贸区建设投资,进一步密切中国边境地区与周边国家经贸及人文往来。可以说,尽管边境贸易在总体贸易中的体量占比相对有限,但对于发展国际关系、构建全面对外开放格局来说具有独特意义。”白明说。

(责编:牛镛、岳弘彬)

文章评论